【头家开讲】爱鸡40年麦当劳不能没有的老闆

M吃生活
2020
06/12
07:06

【头家开讲】爱鸡40年麦当劳不能没有的老闆

秋老虎肆虐的10月天,本刊从台南高铁站出发,转入人迹罕至的台南玉井产业道路,忍受40分钟颠簸摇晃,终于抵达超秦企业董事长卓元裕口中的好山好水放山鸡牧场。迎接我们的是万只雄赳赳气昂昂古早鸡,接近性成熟的雄鸡斗性十足,朝访客裤脚、摄影脚架猛啄。

穿好鞋套、双手消毒,卓元裕才赶来解救人质。说也神奇,随主人步伐往前,鸡群主动让出一条路,人与鸡顺着丘陵地往上走。卓元裕一手抓牢鸡脚,以倒葱栽式擒起2公斤肥鸡,一手像呵护心肝宝贝般轻抚羽毛,他说:「我养鸡、鸡养我,40年都看不腻。」斗大汗珠从双颊滑落。

超秦强调屠宰前会派兽医师做自主药残检验,每月光检验开销就高达百万元。

超秦每年屠宰1800万只白肉鸡、200万只土鸡,麦当劳、摩斯汉堡、大润发与全联超市都向其进货,每年稳步增加1亿元营业额。5年前率先推出溯源概念「绿野农庄」放山鸡,强调屠宰前派兽医师做自主药残检验,每月光检验开销就高达百万元。

再见卓元裕,是在桃园永安总部电宰厂,循着品保员的带领下换装、消毒,进入均温十余度厂房。输送带挂着成千上万只裸体鸡,透过自动分切转盘,先去头、再去腿翅,接着脱去鸡皮,依各通路订单拆解清鸡胸、里肌。

初见如山的屠体,空气中难掩淡淡血腥味,叫人手心、背脊微微发凉。然而,这一冷一热的对比,却呼应了卓元裕37年来,一头栽进肉品事业的心情写照。

出生台中大甲农村,卓元裕从小就爱观察鸡。父亲卓癸铛是台中商专、母亲卓刘月大甲家政学校毕业,当年都算高知识分子,他3岁随父母北上,父亲先后在高砂纺织厂与味王公司负责会计财务,母亲则帮人洗衣贴补家用。

卓元裕顶着高温汗流浃背巡视养鸡厂,一时兴起拿出手机猛拍照。吃果子拜树头,超秦佛堂设有鸡只牌位。

外公家是大甲地方望族,经营酱油事业亟需人力帮手,卓元裕小学时,每逢寒暑假总想早点回外公家,小童工一天可赚1元,30天就能凑足学费。即使后来家境逐渐改善,母亲仍未间断替人洗衣。「外婆可能心疼女儿吧!暗地怂恿外公出资、成立南崁窑业,交给爸妈管理。」

「砖窑厂改变了我的人生,父亲1个月给我500元薪水,名义上当跑腿,实际上要挑起所有责任。」4年后卓元裕因对窑业兴趣缺缺,26岁时交棒给弟弟,在父亲介绍下,转做欧罗肥经销。

早期欧罗肥是动物辅助饲料,多用在养猪,卓元裕同步代理鸡只药品,「我接手顶呱呱创办人史桂丁的德力种鸡场后,发现自己的兴趣是在养鸡和解决鸡的疾病,才从动物药品转型做养鸡。」一路饲养种鸡、毛鸡到肉鸡。

超秦1986年设台湾第一家政府核准家禽电动屠宰厂,如今每天可屠宰7万只鸡。

深入养鸡产业链后,卓元裕发现,影响鸡只价格的关键在于产销不平衡,他成立桃园家禽运销合作社,协助鸡农把鸡卖给鸡贩,但市场有大小月之分,仍无法避免削价,最后在农会劝说下,于1986年兴设台湾第一家政府核准家禽电动屠宰厂。

「台湾养鸡产业进入自动化电宰的第一扇门,是我打开的。」回想当年,卓元裕笑称是一念之间,毕竟早在10年前统一就曾投资自动化屠宰厂,可惜市场不接受,2年就收掉。

卓元裕自认个性保守,自始至终只想「小小做」,投入代理欧罗肥赚到的3600万元资金盖厂房,带机械厂师傅赴日参访,两人土法炼钢画出生产流程图,「要有鍊子把鸡吊上去,放血后可烫毛脱毛,就是机械化了。」全程低温电宰,降低人力成本、提升产能,还避免二次汙染,品质远胜传统市场现宰温体鸡。

超秦曾是肯德基指定肉品供货商,双方合作长达15年。(超秦提供)

初期1天屠宰1万只,3个月过去,卓元裕惊察订单几乎是零,厂商与消费者根本不买单,一摸到冷冰冰的鸡立刻退货,眼看就要被库存压垮,银行三天两头催促还钱,母亲气到天天开骂,要儿子认赔杀出。

「父亲把我叫到佛堂前,只问了句『这行业到底有没有前景?』我说麦当劳、肯德基都进来台湾,时机应该到了。」卓癸铛二话不说,拿出3000万元现金无息借儿子周转,卓元裕也没让父亲失望,透过鸡农牵线认识新竹最大冷冻肉品商出清存货,3年后转亏为盈。

一路走来,卓元裕十分惜情,不轻易更换合作对象,替肯德基代工15年,「其实是麦当劳先找我,但我和高清愿买饲料,肯德基又是统一代理,算力挺合作伙伴吧!直到统一不再代理,我们才结束合作。」

不能让订单断炊,卓元裕只好硬着头皮回头找麦当劳,还被吐槽:「当年要让你赚,不是不要?」考量超秦和肯德基一合作就是15年,技术品质有保障,忠诚度与稳定性也让外商折服,最终仍把订单交给卓元裕。

面对卜蜂、大成等强敌削价夹杀,16年来,超秦仍是麦当劳与摩斯汉堡的最大供货商。卓元裕也以钻石勉励第二代,做最美、最耐久的企业。
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