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头家开讲】牵手35年 从鬼屋实验室打造草药理想国

O屯生活
2020
06/12
07:06

【头家开讲】牵手35年  从鬼屋实验室打造草药理想国

冷气团袭台的一月下旬,本刊驱车前往柏谛集团位于南投名间的药园,茶园、凤梨园交织的半山腰丘陵地,一块盖着黑布的方正农地映入眼帘,早先抵达的柏谛集团总裁夫妇李志诚与林琼婉,好整以暇喝着茗茶,享受芬多精洗礼。

林琼婉向记者介绍药园特色时,在旁「拈花惹草」的李志诚周遭突然掀起骚动,员工相继大喊:「唉呦!好苦喔!」「怎幺办?我舌头麻掉了。」只见李志诚一脸捉弄得逞的戏谑表情,招呼「中镖」的大伙:「快喝茶,就能缓解。」

南投工厂符合GMP (优良製造标準)认证。图为工作人员忙着填装乳液类产品。

李志诚与林琼婉夫妻白手起家催生柏谛集团,从一罐汉方去黑斑保养品,一头栽入中草药研究,长达35年。如同给人的第一印象,鬼点子特多的李志诚专攻研发、製造,稳扎稳打的林琼婉负责销售,一条龙式包办研发、製造、生产、销售,将中草药製成民生美容、保健品,打造年营业额逾25亿元的中草药王国。

截至2017年初,柏谛集团在海内外拥有莲芳、东震、莉丝尔、魁籁等20余家子公司、九间工厂,版图囊括医疗诊所、美容沙龙、直销、开架、网购等通路。其中,莲芳更冲出一家直营店、40家加盟店、386家会员店的亮丽成绩,同时也开放中国与美国市场代理经销。

莲芳国剧脸谱LOGO辨识度高,包装一用就是30余年。(柏谛提供)

今年62岁的李志诚,与中草药的第一次接触甚早,孩提时,不慎在瓜田踩到利刃,深可见骨的伤口瞬间被鲜血染红,爷爷在田边採了把草药,嚼一嚼就往他的伤口上敷,「说也奇怪,一股清凉感瞬间盖过疼痛,血也止了,没消毒杀菌的伤口也没发炎。」中草药的神奇功效,在李志诚心里埋下种子。

大学念淡江化工系,在校外租屋的他,特别租在中药房楼上,放学后自愿充当学徒,免费帮老闆切中药,边观察如何诊断用药,课余还参加中医义诊团,当义工兼学针灸,靠自学摸索,毕业即通过中医检考(2011年前开放给非科班生参加,通过始可报名中医师特考)。

早期针灸属民间疗法,李志诚在马祖当兵时,遇上一名游泳出意外导致颈部以下瘫痪、準备后送台湾就医的军校生,在等待船期回台的一週间,经他针灸医治,让伤者从无法走动到可坐立、慢步行走,他还因此拿到一张「军爱民」奖状。

相较另一半自学中医,林琼婉曾赴日攻读细胞学,师承全球血液病理排名前5名权威教授大西义久。1979年,台湾医界仅有一台电子显微镜,林琼婉已将习得的血液诊断、细胞病理切片知识複製回台,获台中顺天医院院长陈天机之邀,设立细胞诊断中心。

「我在日本念医学院压力大到免疫力失调,解剖实验动辄站3、4小时,为避免细菌孳生,不仅空调强、地面还有流水,长久下来,罹患游走性关节炎。」林琼婉一发作关节就抽痛,恼人的是,每次疼痛的关节皆不同,但她不愿服用类固醇抑制病情,转而接受教授建议,尝试中医疗法。

经友人介绍,林琼婉找上李志诚学针灸,「我直觉应该是位老中医,第一眼看到他,竟是刚退伍的小伙子,到底靠不靠得住?」为免上当,林琼婉故意装穷,要求分3期缴学费,边观察疗程是否有效,没想到短短2个月的针灸搭配中药调理,不仅治好宿疾,爱苗也在一来一往中悄悄滋长。

林琼婉不讳言,在亲身接触中医前,难免有门户之见,「总认为它不科学、没根据,殊不知门里门外,中医5千年累积多少活体实验案例,西医不擅长的调养、养护,反而是中医强项。我常想,若中西医能合併,那才真是病人的福气。」

婚后,李志诚边教针灸边準备中医特考,林琼婉在中国医药大学担任病理师。一次偶然机会,友人担任美容师的姊姊问李志诚:「你既有化工背景,又懂中草药,要不要试着研发去斑保养品?」一句话激起李志诚的研究慾,在住家厨房土法提炼草药,製成一罐黑嘛嘛的去斑膏。

没想到毫无卖相的去斑膏效果奇佳,为了让保养品更加美观,李志诚透过关係,二度混入化妆品工厂偷学装填技术,他笑说:「膏状保养品须隔水加热、分次填充,避免容器热胀冷缩导致油膏表面凹陷,才能做出油亮平整产品。」林琼婉则将去斑膏分送给医护人员试用,好口碑开启2人的创业念头。

草创期大量烧钱,夫妻商量后,决定由李志诚负责研究,林琼婉继续留在医院上班,维持生计。「当时台中一栋透天才70万元,我月薪近5万元,实验阶段却烧掉数百万元积蓄,连娘家房子也卖掉投入。」林琼婉苦笑称,明明是高薪族,竟穷到连尼龙雨衣都买不起,雨天就发愁。

林琼婉从门外汉拚成业务高手,单枪匹马签下逾40间加盟美容院,压力曾让她瘦到剩38公斤。

1982年成立柏谛,主打「莲芳」系列黑斑面疱保养品,因没钱打广告、支付百货公司上架费,初期锁定以面销为主的美容沙龙市场。见只懂研发的李志诚孤掌难鸣,2年后,林琼婉辞去医院工作,一肩挑起行销重责。

当时的美容沙龙院时兴洗头兼做脸,「我第一次跑业务,在美容院门口站了5分钟,洗头小妹问是不是要洗头?我只好点头,惨呀!足足洗了一个月的头,才鼓起勇气。」接下来整整5年每天跑银行3点半的压力,更让林琼婉一度瘦到剩38公斤。

林琼婉(左)指导美容师挑选产品,搭配经络五行按摩法,达事半功倍效果。(柏谛提供)

「我天生不服输,决定要做的事谁都不可能改变,绝对使命必达。」早期美容师良莠不齐,林琼婉自认非能言善道型业务,却懂得善用医疗知识,针对不同肤质提出适用黑斑、面疱产品建议,搭配经络五行按摩法,协助美容师解决疑难杂症,搏得「问题肌肤解决专家」称号,从门外汉拚成业务高手,曾单枪匹马签下逾40间加盟美容院。

待经济稍有起色后,夫妻俩在台中水湳租了百坪实验室,李志诚以实验室为家,白天调配原料、晚上熬夜研发,2个女儿有时就睡在工作檯下方。

夫妻俩年轻时忙于创业,2个女儿寄住日本外公家,寒暑假才能团圆。(柏谛提供)

说来奇怪,邻居总有意无意打探「住得还好吗?」没多久就有员工疑似在实验室看到「阿飘」,晚上电灯常自动点亮或熄灭,更诡异的是,休息室一株乾燥银柳竟无故开花。

接连碰上怪事,李志诚忍不住向房东求证,没想到对方倒也坦白:「因为你们吃素,我才便宜出租。」前后租了5年鬼屋实验室,倒也人鬼相安,李志诚不仅顺利研发系列中草药保养品,生意更是越做越大。

因宗教信仰缘故,李志诚一家人长年茹素,健康又不杀生。左1为李怡璇,右1为李怡君。

从产品研发到站稳市场脚步,夫妻俩足足花了15年,林琼婉有感于专攻美容院主导性不足,「侍奉美容师像侍奉皇太后,要看人脸色,心情好才帮你卖」,不愿受制于人,集团于1993年聘请专人规划直销制度,期间经过20余次修改分红模式,5年后直销年营业额始冲破亿元大关。

目前柏谛已培育出十余位博士研究员,每年编列的研究预算占营业额15%,持续投入治疗肺腺癌、乳癌、胃癌中草药配方研究。最让二人得意的是,莲芳系列中草药黑斑保养品已取得美国FDA(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)及日本厚生省检验合格登记,成功打入海外市场。

蔻伊女性私密保养系列採东方草本精萃複合配方。(350元/瓶,柏谛提供)柏谛高达95%产品均含有中草药成分,为从源头把关药材品质,不惜自行栽种、萃取。集团旗下明星产品 「莲芳」品牌植物干 细胞保养品。(44,000 元/组,柏谛提供)

2个女儿李怡璇与李怡君5年前陆续加入团队,现今分别负责男性保养品牌魁籁与小资女保养品牌莉丝尔。谈及接班问题,林琼婉直言:「先让孩子去磨练,培养自己的团队人马,2人的资本一样多,花光是妳家的事,可以跟爸妈借资,但要还。」

李志诚(前)拥有南京中医药大学医学博士学历,率领旗下十余位博士研究员持续研发新产品。

为从源头把关药材品质,柏谛不惜砸大钱买地、闢建中草药栽植园,李志诚遵循老祖宗「一方土养一方人、治一方病」智慧,在台湾与中国共设8座药园,栽植南、北药,过程皆採友善农法,先以中草药下脚料製成肥料养地,不使用化学药剂、不洒农药,另研发逾200种农药、重金属快筛系统,安然度过一次次食安风暴。

柏谛药园採用友善农法,不使用化学药剂、不洒农药,虫吃剩的才供人使用。

「以往,中草药研究被认为过时。」林琼婉有感而发地说:「但自从中国大陆女药学家屠呦呦发现抗疟疾药青蒿素,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后,中草药开始由黑翻红。」她与丈夫默默耕耘35个年头,面对艰辛又孤独的研究之路,时而拌嘴吐槽、时而互相扶持,回首向来萧瑟处,似乎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李志诚在工厂顶楼设有一贯道佛 堂,假日也开放员工禅修礼佛。
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